卡地亞的那隻獵豹 經典的藝術品

[db:图片] 卡地亞與獵豹的淵源始於1914年,卡地亞在一枚腕表上首次呈現獵豹花紋。縞瑪瑙與鉆石濃縮大自然之美,黑與白交錯鋪陳,開創斑點圖案珠寶的先河,預示著崇尚對比的裝飾藝
卡地亞與獵豹的淵源始於1914年,卡地亞在一枚腕表上首次呈現獵豹花紋。縞瑪瑙與鉆石濃縮大自然之美,黑與白交錯鋪陳,開創斑點圖案珠寶的先河,預示著崇尚對比的裝飾藝術風潮即將來臨。 同年,路易·卡地亞(Louis Cartier 手錶) 委托插畫傢喬治·巴比耶(George Barbier)設計一張以“淑女與獵豹”為主題的邀請卡。喬治·巴比耶采用來自於美好年代(Belle Epoque)晚期的優雅風格設計,描繪一名年輕女子,身著保羅·波瑞(Paul Poiret)設計的皺褶長裙,而一隻獵豹伏在她腳邊。

同年,黑白相間的豹紋圖騰成為卡地亞的裝飾元素之一,出現在1914年和1915年設計的兩枚女式腕表上。兩年之後,當時已經與路易·卡地亞交往密切的貞·杜桑,率先購買瞭一隻鑲有寶石的獵豹圖案梳妝盒。當時獵豹以清晰逼真的型態呈現,然僅止於平面圖樣,幾乎在三十年之後,獵豹才得以完整的立體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

貞·杜桑和路易·卡地亞結識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伊始,她在1933年進入卡地亞,被任命為高級珠寶總監,這兩個時間點,成為之後卡地亞獵豹創作過程中的關鍵。貞·杜桑與生俱來的想象力、極致自由獨立的性格,讓親友昵稱她為“獵豹女士”。在她巴黎寓所裡的地板上,裝飾著瑰麗的獵豹皮地毯,展現著女主人對於這種珍貴毛皮的鐘愛。

巴黎,和平街13號,1949年。璀璨的152.35克拉凸圓形藍寶石幾乎和乒乓球一樣大,高傲地站在藍寶石上的是一隻鑲鉆獵豹,毛皮上點綴著凸圓形藍寶石斑點。定制這枚珍品的神秘顧客和她的丈夫贊嘆地註視著珠寶,卡地亞高級珠寶總監貞·杜桑(Jeanne Toussaint)站在他們的對面,一同欣賞自己的佳作,貞·杜桑為這隻獵豹註入瞭滿滿的生命活力。而這位陶醉在此珠寶的女士,便是溫莎公爵夫人(the Duchess of Windsor)——在1936年引起英國王位一陣動蕩風波的傳奇女士。溫莎公爵夫人的反應,無疑是對這枚藝術珍寶的最佳肯定。
幾乎是一年前的同一時間,這兩位女士第一次碰面討論獵豹的想法。彼時溫莎公爵夫人剛購買瞭一顆116.75克拉長方形的祖母綠。貞·杜桑為這顆祖母綠設計瞭一枚胸針:一隻以黃金制作的獵豹端坐在寶石上方,豹身則點綴滿黑色琺瑯斑點。

公爵夫人和她的夫婿——前英國國王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 of England),兩人都深愛這個設計。但是,新的挑戰出現瞭:要設計一隻完全鑲嵌稀有寶石的獵豹,其鑲嵌的方式與工藝必須將貓科動物特有的柔軟肌肉和姿態淋漓盡致地呈現。這件作品將為卡地亞與獵豹深遠的淵源締創歷史豐碑。

盡管貞·杜桑滿懷對設計超凡珠寶設計的熱愛,以及溫莎公爵夫人對於配戴這種絕世珍品的強大欲望,然而假如沒有藝術傢兼設計師彼得·勒馬尚(Peter Lemarchand)的貢獻,這隻充滿藝術與生命張力的獵豹也不足以在1949年被實現。

彼得·勒馬尚自1927年任職於卡地亞。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數年間,勒馬尚先生改革瞭動物珠寶的設計,他徹底摒棄拘泥形式的傳統設計理念,運用裝飾藝術年代的流線型設計,賦予獵豹立體型態。他獨特自然的繪圖,由工藝精湛的珠寶工匠和鑲嵌工匠予以成型,實現將平面刻畫轉變為三維立體型態。

1952年,溫莎公爵夫人新訂制瞭一件以縞瑪瑙和鉆石鑲嵌的獵豹珠寶。這次,卡地亞才華洋溢的設計師們將設計推向新的領域,獵豹被設計成一隻活動的手鏈,它平時平躺在珠寶盒內,而佩戴它時,展現出不可思議的柔軟度,活靈活現地跳躍於公爵夫人的手腕上。
從此以後,靈活自如的獵豹成為代表性的動物,成為高識別度的卡地亞象征標志之一。時而兇猛,時而高傲,時而迷人的獵豹,超越時間和變化多端的流行趨勢,她隨著時代與心境的轉折一同蛻變,反映出當代的精神。時值今日,依然是卡地亞推崇的代表性圖騰之一。2018最新款Cartier 手錶已經上架於Cartier 台灣官網,喜歡的朋友們不妨多加留意一下新款,千萬別錯過了成為型男的機會哦。Cartier 2019新款已經蠢蠢欲動了,感興趣的朋友們可以關注Cartier卡地亞官網(http://www.cartier-taiwan.com/)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