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要人類尚存,骷髏元素便永遠不會退出流行

隻要人類尚存,骷髏元素便永遠不會退出流行

畢竟,生與死永遠是人類無法擺脫的命題。

海盜在桅桿上掛起大旗,上面迎風飛舞著一個巨大的骷髏頭——這一畫面從動畫片到電影中比比皆是,黑色的旗幟上陰森森的白色骷髏和交叉的骨頭,發出令人膽寒的死亡威脅。使用這些畫面的導演們都得感謝18世紀的法國海盜Emanuel Wynn,他才是在現實中高高懸掛起這面標準“海盜旗”的第一人。

但骷髏標志並不起源於海盜,反倒是在一位擅長畫聖母的藝術傢的手中被不斷強調。15世紀的德國,藝術傢丟勒(Albrecht Dürer)不僅不斷描繪著基督聖母與亞當夏娃,還用一幅幅畫作不斷強調骷髏頭的死亡含義。藝術研究者便如同我國“紅學”傢研究紅樓夢般,試圖搞懂丟勒筆下不同骷髏頭的內涵。

死亡、冷酷、非主流,喪禮首飾、哥特風珠寶都裹挾著骷髏形象而來,到瞭20世紀70年代,在反主流文化盛行的年代,骷髏和朋克聯系在瞭一起,Vivienne Westwood更是對骷髏元素敞開瞭懷抱,Alexander McQueen的骷髏頭如今也早已成為標志性圖案。骷髏未必代表著死亡和恐怖——這一點古埃及人早就明白,對他們來說,這同時意味著重生。

不過與把人制成木乃伊,以求重生的古埃及人不同,我國九百多年前,南宋時期的畫傢李嵩,不僅直面瞭我國古畫中甚少出現的骷髏,還打破瞭我國傳統繪畫畫神不畫骨的說法,讓一對栩栩如生的大小骷髏,在市井中引逗小兒遊戲。時尚中有趣的骷髏有很多,Alexander McQueen的毛衣用疏密不同的針法編織,在胸前織出的半透明處編織瞭一副黑色骷髏頭,唯有貼身穿著或內搭非黑色的衣物才能看出這隱隱約約的心機。

平時和冷酷毫不沾邊的米黃色也可以和小型骷髏圖案配合無間,正立倒立的立體小巧骷髏印花與細小的波點相間,反倒有瞭幾分清新的休閒感。

乍一看充滿民族風情的條紋,實際由無數個細長的骷髏骨架構成,跳出瞭常見骷髏印花的刻板印象,毫不誇張又頗為有趣。

和常以“大頭貼”的方式出現的骷髏不同,Marcelo Burlon County of Milan采用瞭低頭的側面骷髏。雖然連著脊椎和肋骨的樣子有點“重口味”,相對柔和的灰色倒是大大降低瞭視覺沖擊力。